盛大传奇私服

 手機版 | 登陸 | 注冊 | 留言 | 設首頁 | 加收藏
當前位置: 網站首頁 > 傳奇版本 > 文章 當前位置: 傳奇版本 > 文章

爺爺的木耳爺爺的酒

時間:2017-01-25    點擊: 次    來源:不詳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到傳媒大學上學后,身邊有許多來自全國各地的美女同學,不知怎的,看到她們那一個個陽光可人的模樣,我便自然地想到家鄉那一片片綿延起伏的竹林;想到竹林里那嬌嫩挺拔的竹筍,一個個破土而出,向著藍天、頂著日頭、沐浴甘露、昂尖向上;想到竹林環繞的那棟老屋,朝輝被竹林篩洗后,斑斑圈圈斜抹在泥墻上,黃燦燦的,屋子里,爺爺、奶奶、以及年幼時的爸爸,透亮的過著日子,瑣瑣碎碎的心事,隨炊煙,悠悠然遁隱在竹林中。   爺爺依稀記得,那可能是在村小讀小學的光景,下午放學后照例上山砍捆柴火回家。有個傍晚,在山林中發現一株橫跨在小澗上腐爛的楓樹,被一坨一坨黑黑的東西包裹著,用手一摸,滑滑的,有股清香。   年齡稍大的小伙伴說,這叫黑木耳,很好吃的,上次我爸采回家過。   這么黑的東西我才不吃呢!爺爺很不屑。不過爺爺還是很快就加入到小伙伴中采摘起來。家里其他人總要吃的,爺爺想。那年月可吃的東西太少了。爺爺和三個同伴采完樹上的黑木耳后,將那株長長的楓樹砍成三截,每人一段。   伙伴告訴爺爺,這黑木耳和山林中其他野蕈一樣,采了還會長出來,愈是有傷痕的地方長得就愈好。   這個謎團從年少伊始一直困擾著爺爺,那時山林茂密,山上隨處會看到一株株蒼老而爛敗倒地的樹木,總是在被砍過或枝丫的斷裂部最容易長出黑木耳等菌,而且品質也最好,而光潔沒有傷痕的位置卻長不出食用菌。沒有食用菌專業知識的爺爺只能固執地認為,樹木和人一樣,受傷的部位,最容易長出變種的新物質。   人最好是不要受傷,更不能讓他人受傷。野生的黑木耳,讓爺爺懂得并堅守著一個樸素的信條。   爺爺也學著伙伴,脫下破舊的上衣包裹著摘來的黑木耳,赤膊背著那段楓木回家了。   這就是爺爺的童年,除了極端天氣,不是上山砍柴就是下地抓豬草,哪怕赤著腳硌得鉆心痛,哪怕肩背著超過自己重量的柴火,即便現在想起來,心中還殘留著絲絲甜味,就像那時偶爾得到的一兩顆水果糖,稀缺而珍貴。爺爺天天在兩盅米燒下肚后,隨著漸漸紅起的臉龐,話語便盈盈活躍起來。   爺爺兄弟五個,在當時的村里很有勢力,村人稱為“五虎”。但是,正值壯年的四個哥哥,卻相繼去世,只有爺爺孤單地活著。后來做醫生的父親告訴我,爺爺的家族有心血管不好的遺傳病,宿命式的在四十歲左右就發病,先癱瘓,而后死去。爺爺的父親是這樣,爺爺的父親的父親是這樣,爺爺的兄長也是這樣,爺爺的心里會充滿著怎樣一種悲哀?爺爺自然是知道這種遺傳病的宿命,但爺爺從沒有顯露出來,而是用自己頑強的生命來捅破這個遺傳宿命的巨大魔影。   爺爺是全村最有文化的人,一直做著村里的會計。每年春節,村民門前的紅對聯,有三分之二多都是爺爺寫的。爺爺遒勁而又別拘一格的毛筆字紅聯貼在家家戶戶的泥墻上,成了當時村莊的一道風景,尤其是經過早春鄉村雨水的滋潤,游絲樣流墨的對聯,完全和黃泥墻溶為一體,遠遠看去,成了一幅讓人砰然心動神往的寫意畫。   爺爺自打年幼那次嘗到自己摘來的黑木耳后,年齡越長越喜歡吃這種養生又脆口的黑色食品,尤其是鐘情于用開水燙泡一下后,用點米醋、蒜泥涼拌,一年四季就著自釀的米酒,呷得日子愈加滋潤,養得身體日發硬朗。今年九十高齡了,還能上山砍柴,下地種菜。   父親從醫大畢業后,每年都要體檢驗血,看膽固醇是否高了,因為膽固醇高是引起心血管病的元兇。尤其是四十歲左右,更是每隔一個月就驗血一次,父親深知,家族遺傳病的醫學真理。父親覺得無法逃脫,但是父親每次驗血結果都是正常的。   遺傳的缺陷沒有擊倒爺爺,反被爺爺擊滅在身體內。在九十大壽第二天,父親給爺爺做了一次大體檢,所有指標都是正常的,膽固醇很正常。父親向國內心血管專家,也是恩師請教,老家沉思半晌,將皮球又踢給父親:“你也是心血管醫生,你更清楚自己父親的生存方式。生命中總會有奇跡的,但奇跡不會無緣由的降臨。”   有了這種自做的木耳,自釀的酒,你爺爺肯定活過百歲,奶奶每次看到我就樂呵呵地說。   奶奶不只腌制得一手好酸菜,滴酒不沾的奶奶更釀得一壇好酒。度數低的米酒,甜甜中略酸,喝高了還不知咋回事,度數高的米燒,入口辣而不嗆,喝一口熱血沸騰。爺爺每晚都喝三兩盞米燒,紅紅的面孔亮過了桌上的煤油燈。   奶奶把腌菜和釀酒的壇壇罐罐分得黑白分明,一如爺爺奶奶的為人,嚴格涇渭,以防不專,導致咸菜和酒串味變腐。但從那個金黃的秋天,忙于收獲田埂上豆子的奶奶,從上丘滑墜下丘,腦部受到撞擊。那年后,年輕的奶奶的記憶力明顯下降,自己釀的酒往往忘了存放在哪里。   奶奶受傷后的第二年清明掃墳,看著祖墳周邊破土而長的竹筍,爺爺突發奇想獨創了一種儲酒方式。   爺爺在老家屋后自家毛竹山上,選擇了一些粗大的長成比人還高的竹筍,在已剝脫筍殼的竹節中,用大針筒,將奶奶釀制的米燒注入筍竹中,用點面粉貼住筍竹上的針口后,標注好記號。一二年后,甚至幾年后,每當要喝酒就砍下灌有酒的毛竹,一節節鋸下,捅破竹結,酒香中夾著竹的清冽,一下子彌漫了整幢屋子,不喝也醉了。   這種酒吮吸了天地之精氣,喝了非常養生。爺爺總自豪地勸親朋好友喝點。   今年春節天空中一直不厭其煩地飄著冷雨,雨落在毛竹上凝結成白簇簇的霧松,不少毛竹因不堪其重而不時翻倒,帶出一坑坑黃黃的泥土。尤其是屋后那些被爺爺灌有酒的毛竹,更是紛紛“嘭”“嘭”攔腰裂斷,濃郁的酒味彌漫在村莊上空久久不散,全村男女老少都聞到了那酒的奇香。   怪不得老人家那么長壽健康,村人議論著,原來有好酒耶。   爺爺的長壽得益于他的樂觀,他的堅韌,他的酒,還有木耳。爺爺其實就是菇鄉的一個縮影。菇鄉悠久的文化,菇鄉純粹的山水,菇鄉豐富的菌竹,養育了像爺爺的菇鄉人,爺爺又像許許多多普通的菇鄉人一樣,過著平常的日子,默默為自己的菇鄉點翠添綠。   這樣桃花繽紛的季節,冷風胡亂地吹著,冷雨凌散地落著,酒醇凝固在空中,又讓人想起了忽明忽暗、忽白忽黑的光陰深處,一些或開心或懊惱的事,一些或熟悉或陌生的臉。老天爺終于給勞碌一年的爺爺奶奶一個休閑,爺爺和奶奶閉著門慵蜷在老家的火盆邊。爺爺用左手指拈幾瓣黑木耳,右手捏緊一個有點泛黑的小瓷杯,品著自己的燒酒,時有時無地和奶奶嘮嘮。不知怎的,總是嘮起小時候的光景。每每這時,遠在杭州讀書的我,就會看到,那棟掩映在翠竹中的褐瓦泥墻,老房子中燃得炙熱的火盆,隔著旺旺的火盆,爺爺奶奶的眼中,火紅火紅。   

上一篇:微風拂耳,馨語纏綿(康有山)

下一篇:白云之戀(康有山)

聯系我們 | 關于我們
 |   QQ:888888  |  地址:北京市東城區  |  電話:12345678910  |  
Copyright © 2019 32145管理系統 版權所有,授權5281zw.cn使用 Powered by 55TR.COM